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361耍游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03|回复: 0

【口述历史】清朝寿光四大力士的奇闻异事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0

帖子

3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32
发表于 2019-5-16 05:0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文由《寿光日报》倾情出品
在清朝,有史可查的寿光历史中,至少出现过四位大力士,他们分别是化龙镇姚屯村人姚堂,洛城街道高湛村人刘觐光,洛城街道褚庄村人王召南,洛城街道东斟灌村人李金鏊。记者分别采访了他们的后人或研究过这些人的学者,可以说文中他们每一个人的形象都是史料加民间传说的综合体。其中,记者又对史料和传说做了核实,像民国《寿光县志》记载王召南为“一甲第二名”,即“榜眼”,但李永吉根据“嘉庆十年乙丑科武殿试金榜”,考证王召南应为二甲第六名。再者,关于王召南的一些民间传说,有些玄乎其玄了,记者采访多人后进行比较,取较为可信者录入文中。但从留下的史料和他们练武用的器械看,这四人确是名副其实的寿光大力士。


大力士之“巴图鲁”姚堂
——能同时拉住两匹受惊的战马,康熙赐“巴图鲁”
■时间:2014年3月6日
■地点:市档案馆聽
■口述人:葛怀圣
聽 聽 聽聽姚堂(?—1723年),字尔升,号肯庵,今化龙镇姚屯村人。他的父亲姚孟禄是清朝的武官,曾担任游击一职。姚堂天生力大,自小受父亲影响,精于骑射。可惜姚孟禄早逝,剩下姚堂与母亲相依为命。姚堂凭着力气大,平日里出卖劳力维持家用。到了冬天农闲的时候,他喜欢到处求师学武,因此练就了一身武功。
聽 聽 聽聽几年后,母亲去世,姚堂想像父亲一样,报效国家。因此他骑马去了边疆,投入清旗军,随军在边塞驻防。清旗军总兵蔡毓荣发现他武艺超群,力量过人,认为他是“将门千里驹”,于是升他做了石匣把总一职。
聽 聽 聽聽但是姚堂自由散漫惯了,对军中的纪律约束一时难以适应。有一次,康熙皇帝要到古北口外巡视,姚堂所在的卫队负责护驾。这一天,姚堂起床晚了,饭还没做熟,卫队就集合了。他只好把锅里的饭倒掉,把锅拴在马背上,骑马奔向集合地点。但锅太烫,烫伤了马,马一跑起来就停不下来了。结果他骑着马闯入了皇帝的仪仗队中,御马也受了惊,与姚堂的马并排着跑了起来。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,姚堂翻身下马,两手揪住两匹马的辔头,身子往下一沉,两手用力一拉,只见两匹马顿时立在那里,浑身打颤。
聽 聽 聽聽这时康熙帝才从惊慌中醒悟过来,下马问怎么回事。刚才的一幕已经吓得姚堂够呛,他见康熙质问他,忘了行礼,慌忙答道:“我是姚堂。”康熙看他身材魁梧,气度不凡,刚才能同时拉住两匹受惊的战马,力量着实惊人,于是赐他“巴图鲁”称号,就是勇将的意思。
聽 聽 聽聽后来姚堂曾担任台湾镇总兵,镇守台湾,官至福州水师提督,官居从一品,但清史却没有为他列传。民国《寿光县志》说,“雍正元年卒于官,奉旨下葬”,也说得含糊不清。
聽 聽 聽聽其实事情是这样的,姚堂做了大官后,有了炫耀之心。他派人回老家建宅院,石匠在大门口的石鼓上刻上了“太平天子朝元日,五色云车驾六龙”两句诗,这两句诗是描写帝王气派的,时值清朝大兴“文字狱”,不知是石匠有意陷害,还是一时疏忽,雍正初年,官府突然查办此事,姚堂就被抄家问罪了。

大力士之平民刘觐光
——能将石碾抛起、接住三五次,能将常人搬不动的石柱举过头顶,绕场院四五圈
■时间:2014年3月5日聽
■地点:文家中学聽
■口述人:李永吉
聽 聽 聽 聽刘觐光是洛城街道高湛村人,他没有做过官,但因为力气大,也算远近闻名。当时任四川龙安府知府的寿光人李炎曾经慕名见过他,李炎将其见闻写成文章,流传至今,我们才得以了解刘觐光的故事。李炎在文章中不仅记录了见闻,还写了他由不信到信的心理过程。
聽 聽 聽 聽李炎在文章中说,小时候读书,见书中说战国时期的武士孟贲、周朝大力士夏育能打死熊和老虎,心中怀疑,以为那只是后人的杜撰,未必真有其事,即使有,也是百年才出一人。等他长大后,出游河北、京城等地,途中路过黄河边,见到五代王彦章使用过的铁篙,号称有千斤,更觉得事实跟传闻差距实在太大了。后来,在京师府邸见到江南“游击”(官职名)刘应标的舞刀,刀重六十斤,亲眼目睹,心中也不免大吃一惊,能使用六十斤的大刀,刘应标也算是神人降世了。
聽 聽 聽 聽有一天,李炎把刘应标的事告诉老乡,老乡马先生说:“这有什么稀奇的!你难道没听说我们老家有个刘法秀吗?他勇猛过人,饭量特大,力气比刘应标还要大。”
聽 聽 聽 聽刘法秀,就是刘觐光。听马先生这么说,李炎很好奇,但毕竟耳听为虚,因此很想亲眼见见刘觐光。有一次,李炎回老家,恰好碰到刘觐光,李炎见他身材匀称,面色发紫,也不过是一般人。李炎心想:以前听人说刘觐光虎背熊腰,豹眼如环,是伟岸的大丈夫,这完全是瞎编嘛!李炎心中不免有些失望,也没看刘觐光的真本事。
聽 聽 聽 当时在坐的还有一个姓成的人,成先生说:“刚才刘觐光吃的那点东西,对他来说不过是小点心,他说自己没多大的力气,也是谦虚罢了。我曾经试过他,他一顿饭能吃竖起两支筷子那么高的一摞饼,牛肉十斤,还说没有吃饱呢;他屋前面有一个石碾,厚八寸,高四尺,他用两手搬起,抛向空中,三五次才停下;他曾经用四个手指捏住一个人的两个脚踝,放在肩头上,在街上走,来开玩笑;他在高湛村,村子里的人用绳子拉来两头牛,用鞭子驱赶,让两头牛奔跑起来,刘觐光赶上去,拽住两条牛缰绳,两头牛被拉住,不能再动弹了。”
聽 聽 聽 聽李炎说,成先生的这些话与他在京城时听马先生说的没什么差别,但这还只是听别人说,他并没有亲眼见到。一天,李炎亲眼见刘觐光把一块常人无法搬动的石柱子举过头顶,绕场院走了四五圈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李炎说,如此气力,他看孟贲、夏育等人也赶不上啊!假如让刘觐光得到施展特长的机会,大概能与古代的名将一争高下了;然而,上天没有给他这样的机遇,惋惜啊!

大力士之武进士王召南
——一顿饭能吃擀面杖高的一摞饼,能一人拉动八人,善骑射,绰号“王百条”
■时间:2014年3月5日
■地点:洛城街道褚庄村
■口述人:王廷温
聽 聽 聽 聽王召南,原名王若棠,字召南,洛城街道褚庄村人,嘉庆十年(1805年)考中武进士,传说王召南在殿试时,皇帝要考他射箭,没想到一百支箭,他箭箭射中红心,于是嘉庆皇帝赐号“王百条”。
聽 聽 聽 聽王召南考中进士后,被授予御前侍卫一职,因为善于骑射,被嘉庆皇帝留在宫中教授道光习武,后被派往山西,做了河州镇总镇。但是,王召南此人太耿直,特别是喝酒后任性放纵,因此与“某协戎”结下了梁子。
聽 聽 聽 聽有一年是荒年,灾民盘踞山林,拉帮结伙,协戎与其他将领主张用武力讨伐,而王召南主张救济、招抚灾民。恰好某钦差来河州阅兵,协戎趁机对钦差说:“这些拉帮结伙的人,不是难民,而是强盗。”并且说了王召南袒护强盗等一些坏话,王召南因此被发配到乌鲁木齐戍边。
聽聽另外,在民间,王召南的故事广为流传。据传,他身材高大魁梧,饭量惊人,一顿饭能吃擀面杖那么高的一摞饼,或者一盆面条子,他平时练武用的“石掷子”,一个三百多斤,一个四百多斤,如今,这两个“石掷子”还在村里放着。
聽 聽 聽 聽还有几个故事能说明他的力气之大。王召南家里养了一头牛,牵着去集上卖,贩牛的嫌牛小,力气也小,不愿意要。王召南说:“别看我家牛小,力气可不小,我家的小牛能拉八个人,别人的大牛连我一个人都拉不动。”说着,他就给小牛套上套头,他牵牛,后面八个人拉牛,果然八人用尽全力,还是被小牛拉着往前走。接着,看热闹的人牵来一头大牛,换成王召南在后面拉牛,可是不管人们怎么驱赶这牛,牛纹丝不动。贩牛的看后,说:“别看你家的牛小,力气还真不小。”于是买下了王召南的牛。其实,不是牛的力气大,而是王召南的力气大。
聽 聽 聽 聽还有一个故事是王召南与山西人比武的事。有一天,两人相遇,谁也不服谁,山西人说比试比试。于是两人来到一座高台前,找来一块大石头,比试的项目是,一人站在高台上,往下面扔石头,一人在下面接,谁没接住谁就输了。王召南看那石头足有二三百斤,心想:“让山西人在下面先接,他接不住,就不用比了,自然是我赢了。”于是王召南说:“我先扔,你来接。”山西人二话没说,站在了台下,王召南站在台子上,抱起石头,用尽全力往下扔,这石头本身就重,再加上王召南巨大的推力,要接住它,难度可想而知。只见那山西人,马步一扎,那石头硬生生地躺在了山西人的怀里。王召南大吃一惊。山西人说:“现在轮到你接了。”王召南刚才试过那石头的重量,心里已经没了底,有些胆怯了。“要是接不住,可是会被砸死的。但如果现在认输,岂不被人笑掉大牙。”王召南心想。
聽 聽 聽 聽王召南一咬牙,站在了台下,山西人抱起石头,砸向王召南,眼看石头要砸到他了,他却往后一退,石头落在了地上,又稍稍弹了起来,王召南趁机弯下腰,把石头抱住了。山西人说:“你这是咋接的?”王召南说:“没见过吧,这也是本事,我用脚挑起来的。”山西人当然不服气,王召南自知理亏,也就不强词夺理,悻悻走了。


大力士之武进士李金鏊
——身高两米二,练武用的“石掷子”重约三百斤,刀重约一百八十斤

■时间:2014年3月4日
■地点:洛城街道东斟灌村
■口述人:李永吉、李子成
聽 聽 聽聽李金鏊,字海峰,洛城街道东斟灌村人,嘉庆十四年(1809年)中武进士。曾任浙江台州卫正堂,在扬州军营中帮办军务,因军功钦加四品衔,赏戴花翎。
聽 聽 聽聽据说,李金鏊的身高有两米二左右,现存的他练武用的“石掷子”,重约三百斤,他用的大刀,后来截头去尾,做了马车的车轴,尚重约一百二十斤,整把大刀,估计重约一百八十斤。
聽 聽 聽聽李金鏊一直在外做官,晚年回家,留下了一段武进士舞刀的故事。事情是这样的,李家台村(今坊子区黄旗堡镇李家台村)一李姓年轻人与人争斗,失手伤人,闯下大祸,李姓族人说什么也赔不下不是。
聽 聽 聽聽最后被打的人家稍有松动:你老李家不是有戏班子,有武进士吗,让戏班子来给他们演三天戏,让武进士来舞舞刀。李金鏊在当地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况且他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,给人家耍刀那是卖艺人干的事,这是何等的丢人。可是既然李家闯了祸,敢做就得敢当,只要能把事情解决就行。
聽 聽 聽聽这样,李金鏊带着戏班子来到了那家人的村子,村里人听说有戏班子来唱戏,还有武进士给舞刀,戏台下早已坐满了人。
聽 聽 聽聽唱戏开始后,场下人起哄,捣乱的此起彼伏,但毕竟是来给人家赔不是的,李家人也只能忍着。轮到李金鏊舞刀时,人们见堂堂的武进士竟然是个糟老头子,场下顿时炸开了锅,有几个年轻人跳到台子上想要抢过李金鏊的大刀耍一耍,可换了好几个人,也没人能把刀给拿起来,几个年轻人只好悻悻地下了台。
聽 聽 聽聽李金鏊大喝一声,只见一百多斤的大刀在他手上,虎虎生风,台下的人大吃一惊,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暗暗称赞,武进士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聽 聽 聽聽李金鏊还和褚庄大力士王召南有一段故事。李金鏊家原来有两个“石掷子”,一个大的,一个小的,有一天王召南来到李金鏊家,要借“石掷子”一用,说是借用,其实是暗地里较量。李金鏊说:“我现在还用,你改天再来吧。”
聽 聽 聽聽眼看到了冬天,李金鏊故意在“石掷子”上泼上水,石掷子冻在了地里。李金鏊估摸着,王召南有再大的力气也搬不动了。然后,让人捎信给王召南,说可以过来拿了。
聽 聽 聽聽过了几天,王召南坐着马车来到李金鏊家,王召南说,你想用哪个就拿哪个。王召南二话没说奔着那个大的去了,只见他把长衫缠在腰间,弯下身子,用两只手抱住“石掷子”,左右摇晃几下,然后用力一拔,“石掷子”直接被他抱到了马车上。王召南头也没回,赶着马车走了。到如今,李家只留下了那个小的“石掷子”,不过也约有三百斤。
本报记者聽张书功

本文来源:寿光日报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361耍游戏网  

GMT+8, 2019-5-26 10:55 , Processed in 0.120356 second(s), 7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